新沪新闻
上交所发布沪伦通存托凭证业务配套规则
发布日期:2018/11/3

来源:东方网

  11月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发布实施了上交所与伦敦证券交易所互联互通存托凭证业务(以下简称“沪伦通存托凭证业务”)相关配套业务规则。本次集中发布的配套业务规则,包括《上海证券交易所与伦敦证券交易所互联互通存托凭证上市交易暂行办法》等8项业务规则。


  解读一:沪伦通存托凭证业务发行上市模式有何特殊性?

  据介绍,沪伦通存托凭证业务中,境外发行人可以非新增基础股票为基础证券,在境内公开发行上市中国存托凭证。这一公开发行上市模式,有别于境内股票首次公开发行上市(IPO)模式,不存在新增股份集中公开发售和申购等环节,而是按照一定机制通过跨境转换建立起必要的流动性后,即申请上市交易。

  具体而言,境外发行人取得中国证监会的公开发行核准后,由符合条件的境内证券公司根据有关规定和业务约定,在境外市场买入或者以其他合法方式获得基础股票并交付存托人,并由存托人根据相关规定和业务约定,向中国跨境转换机构签发相应的存托凭证。这一上市前的跨境转换业务环节也称为“初始生成”环节。待初始生成的中国存托凭证达到《暂行办法》规定的最低上市份额和市值要求后,发行人即可提出上市申请。

  解读二:哪些境外发行人可以在境内公开发行上市中国存托凭证?

  上交所介绍,沪伦通中国存托凭证的境外发行人,限定于在伦交所上市的境外发行人。境外发行人的总市值规模要求,即发行申请日前120个交易日按基础股票收盘价计算的境外发行人平均市值不低于人民币200亿元。此外,境外发行人须满足在伦交所上市满3年且主板高级上市满1年,且申请上市的中国存托凭证数量不少于5000万份且对应的基础股票市值不少于人民币5亿元。

  解读三:在信息披露和持续监管方面,做出了哪些制度安排?

  据上交所介绍,在信息披露和持续监管方面,对沪伦通中国存托凭证的境外发行人,总体上实行与创新企业试点中境外已上市红筹企业相同的标准。境外发行人在伦交所市场披露的公告,应当在上交所市场进行同步披露。此外,发行上市申请文件和持续信息披露文件应当以中文进行披露。

  考虑到沪伦通中国存托凭证的境外发行人限定为伦交所主板高级上市公司,通常具有良好的信息披露合规实践,《暂行办法》允许境外发行人在不降低信息披露实质标准的前提下,根据公司注册地、境外上市地有关规定及伦交所市场实践中普遍认同的标准,调整适用上交所规定。做出相关调整适用安排的,境外发行人应当说明原因和替代方案,并聘请律师事务所出具法律意见。上交所认为依法不应调整适用的,则不予调整。

  解读四:沪伦通中国存托凭证的交易机制与A股存在哪些差异?

  沪伦通中国存托凭证实行竞价和做市混合交易制度。在竞价交易方面,交易机制总体上与A股保持一致,但是,当全天休市达到或者超过7个自然日时,沪伦通中国存托凭证业务在其后首个交易日的涨跌幅比例放宽至20%。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存托凭证暂不纳入融资融券、股票质押式回购和约定购回式证券交易等业务的标的证券范围。

  解读五:沪伦通中国存托凭证交易有哪些投资者保护措施?

  《存托凭证办法》《监管规定》均规定,沪伦通中国存托凭证交易实行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制度。

  个人投资者应当符合申请权限开通前20个交易日证券账户及资金账户内的资产日均不低于人民币300万元、不存在严重的不良诚信记录、不存在境内法律和业务规则禁止或限制其参与证券交易等条件,并通过会员组织的综合评估。

  机构投资者应当符合境内法律及上交所业务规则的规定。具体资格条件认定,参照沪港通、股票期权等业务中关于日均资产认定、综合评估等既有要求执行。

  沪伦通存托凭证业务实行多维度的投资者保护安排,要求境外基础证券发行人参与中国存托凭证发行,依法履行发行人、上市公司义务,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境外发行人需保证境内投资者实际享有的权益与境外基础证券持有人大致相当,不得歧视境内投资者。

  解读六:境内发行人到伦交所市场发行上市沪伦通全球存托凭证,境内方面做出了哪些监管要求?

  境内发行人到伦交所市场发行上市全球存托凭证,是沪伦通存托凭证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沪伦通全球存托凭证的境内发行人同时也是上交所的上市公司,上交所原则上按照《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关于同时在境内外上市的公司的规定,对境内发行人进行信息披露监管。此外,由于沪伦通全球存托凭证实行跨境转换,《暂行办法》进一步对境内基础股票申请上市、全球存托凭证跨境转换等事宜作出了规定。

  上交所强调,除了境内市场做出的规定,境内发行人还需遵守伦交所市场的相关上市条件和监管规定。上交所将为符合条件的境内发行人到伦交所市场公开发行并上市全球存托凭证,积极提供服务与支持。